首页>社会

千里逆行,只因那一袭白衣 ——一位大连女医生驰援武汉雷神山医院的故事

2020-04-06 20:41:00 【关闭】 【打印】

  2020年1月下旬暴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完全改变了所有中国人的过节方式。为了尽快切断病毒的传播,防止扩散,1月23日,春节到来的前两天,武汉封城。全国各地的人们也从节日前的“大迁徙”模式骤然变成了居家过节,抗疫防疫成了每个中国人的头等话题。

  封城第二天,除夕夜,来自上海、广东和军队的多支医疗队伍迅速集结,增援武汉。随后,全国各省市区一批又一批的医疗队相继奔赴到湖北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从最初的发热门诊排长队、很多确诊者无法入院,到2月中旬开始“应收尽收、应治尽治”,再到3月中下旬疫情基本控制住,援鄂医疗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这些冒着危险逆行而上的医护人员,被中国的老百姓称为白衣战士、最美逆行者。马楠大夫就是其中的一位。

  认识马楠很偶然,是在去年大连举办的一个中日交流活动上,其中有一个冰雪旅游分论坛,她带着7岁的儿子大宝来到会场。儿子清爽帅气活泼,爱好短道速滑,正跟论坛的一个嘉宾、短道速滑世界亚军在学习,于是就让他一起接受了采访。马楠长得白净圆润,话语不多,在我的印象中就是单纯一个努力培养孩子成长的好妈妈。那时我们互留了微信,就没再联系过,直到她在元宵节那天发出一条即将奔赴湖北的微信朋友圈,才知道她是一名神经内科的主治医师。从那天起,我就开始关注她,但始终没有打搅她。直到她平安归来,在隔离休养的时候,我才提出了电话采访的想法。她很爽快地答应了,向我讲述了她出征武汉的前前后后,一个个看起来微小却又那么生动的细节,也让我走进她的内心世界,感受一种信念的力量。  

  首先向您致敬,也祝贺您平安凯旋归来!武汉疫情暴发后,先后有340多支医疗队的42600多名医护人员奔赴武汉和湖北各地,全国人民都在赞美你们,很想听一听你们的故事。当时您是在什么情况下报名参加的?

马楠在雷神山医院

  马楠:想不到我们以这样一种方式又“见面”了,更想不到我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医生还有人来采访。在这次抗疫的过程中,医护人员冲在最前面,有很多让人泪目的故事,值得去报道,想必很多大家已经传颂过。不过,我也很愿意分享我自己最普通不过的经历和内心深处的想法,因为这场战疫不是少数人在战斗,而是全体中国人甚至全世界的人在战斗,每个人都在做着力所能及的工作。这段时间我常常被在这场战斗中的经历所感动,也常常感到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推动着自己。

  武汉封城后,疫情的发展变化实在太快了,每天看着报出来的确诊和疑似病例数,并得知当地不少一线医务人员感染,十分揪心。本来这个春节我们医院已经排好班了,我大年初一初二上班,接下来是4天休息,我和我爱人早就计划好了利用这个时间带大宝去哈尔滨旅游,他最想去那儿的冰雪大世界玩。随着疫情的发展,我所在的大连市第四人民医院要求全体医务人员在家随时待命,于是就把买好的车票、订好的房间都退了。

儿子舍不得妈妈去武汉

  大年初二,大连第一批医疗队奔赴武汉,当时我好想跟他们一起去,去拯救那里面临生命威胁的人,实现作为一名医生的价值。到了2月8号,也就是元宵节那天的下午4点,我们院里向全院医务人员发出号召,自愿报名参加大连第三批医疗队,来不及多想啊,我马上跟我的爱人和儿子说我要报名去武汉!不到半个小时,我们医院就确定了名单,5名医生,5名护士,一共10个人。听说我要去武汉,儿子哭了起来,他也知道这种病毒很凶险,害怕没有妈妈的日子。我的爱人坚定地支持了我。3个小时后整装出发,我的父母也赶来为我送行。爸爸问我去哪个医院支援,我回答“待定”,他要我听从安排、好好保护好自己。妈妈不断抹着眼泪:“你这孩子,去武汉咋不跟我和你爸商量呢?”儿子抱着我说:“妈妈,我要你回来!”这次大连共集结了十多家医院的511名医护人员,全体人员当晚赶到机场,凌晨乘坐4架包机前往武汉。

  听说你们这批医护人员被分在了武汉雷神山医院。这座医院和火神山医院不到两周就建成了,大家都在看着建设进展的直播,很紧张,很振奋,两个医院2000多个床位缓解了当时“人等床”的情况。你们在那儿是怎么开始工作的?

第一个夜班,纸箱是她们的餐桌,椅子就当床铺

  马楠:我们9号到达武汉市内的时候天快要亮了,睡了两个多小时就开始做准备工作。这次我们随机带来了一批医疗物资,包括护目镜、防护服等,我们医院为每个人准备了好几套,大连市卫健委也为我们做了准备,怕我们到武汉后没得用,到了以后发现武汉方面也为我们准备了。首先是运送和分发物资,然后就是上岗前的培训,湘雅医院的专家来讲授,还发了一些视频文件让我们自己学。

  接着就是人员安排和调配。我们到武汉的当天雷神山医院正好建成,我们这批就被安排在这个医院工作。雷神山医院没有门诊,只集中收治已经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医院共有床位1400多个,分成32个病区,大连所在的辽宁省医疗队接收了其中的18个病区。我被分在A13病区,40个床位,60多名医护人员,和我搭班的有4名医生、8名护士。

马楠在办公室里做记录

  不要以为医院建成了什么都弄好了,其实我们到的时候,房间还是空的。我们一点一点搬运物资,摆放设备,和那些信息工程师们同时干。他们要安装医疗音视频互联系统,这套系统可以实时和外省市专家进行远程会诊。可以说医院边建设,边验收,边收治。到了12号晚上6点病区正式开诊。当晚接诊了34名患者,一个接着一个地入住。一开始真感觉忙乱啊,大家没有一起共事过,又是遇到很多新情况,好在很快就走上正轨。到了2月18号,医院第1位患者治愈出院,就是我们病区的。我们大连来的这批医护人员负责8个病区365张床位患者的救治工作,后来统计了一下一共救治了509个人。

  你们每天的工作生活是什么样的,您在病区主要做什么,有没有遇到什么不适应或者害怕和危险的情况?

马楠在隔离区通道

  马楠:我们医护人员分成白班和夜班,上白班的7点20从酒店发车,大约半个小时到医院,然后开始穿戴防护装备,和上夜班的进行交接,一直干到下午4点半再和下一个夜班进行交接。中间会从里面出来一次吃中饭。上夜班的下午3点从酒店发车,到医院后做准备工作,和白班进行交接,一直干到第二天早上,大概有十五六个小时,时间很长,虽然中间我们可以休息,但不太可能有深度睡眠。

在隔离区查房,与患者交谈

  我们白班、夜班轮着上。主要工作是查房,观察患者的临床情况并做记录,给患者抗病毒、中药等对症治疗,帮患者缓解呼吸困难。我们病区是普通病区,如果患者病情恶化会马上转到危重症病区(ICU)进行抢救。另一项重头工作就是和患者聊天交流,缓解他们的焦虑情绪,让他们建立起战胜疾病的信心。有一个邓姓阿姨已经退休了,她有个30岁的女儿,丈夫在她转到这里之前的几天因为这个病去世了。尽管她的病情不重,但是心里压力太大,不停地拉着我问我有没有危险,有一天半夜把我叫了起来,一聊就是两个多小时。她说:“我一定要活下来,要不我女儿就成孤儿了!”她在这儿住了两个星期,治愈出院时向我们鞠躬道谢。这样的患者有很多。

第一次进隔离区和李艳霞主任(中)在一起

  我们病区的主任李艳霞是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一院的主任医师、雷神山医院辽宁医疗队专家组组长,她说:“在疫情面前,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束光,汇聚在一起便是驱散黑暗的黎明。”说得多好啊!李主任从大连出发的当晚,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千里逆行,只因那一袭白衣”,说出了我们医护人员的心声。

A13病区的医生合影

  医院有“三区两通道”,“三区”即污染区(隔离区)、半污染区(办公区)和清洁区(吃饭、休息区),“两通道”是指医务人员通道和病人通道,必须严格执行。我们穿戴防护用品也必须严格按照规程要求,相互检查,往往要花上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正因为如此严格的防护,这次我们一个医护人员都没有被感染。第一次穿戴好防护服,进入病区前,心里突然有那么一点儿莫名的恐惧,当克服恐惧跨入病区的那一刻,我才更深刻体会到“不畏生死”真不是一句口号,那是一种心甘情愿为国家、为同胞付出一切的信念。

与夜班搭档随拍

  我们这些从北方来到南方的人很不习惯这里的气候。我们是穿着羽绒服来的,北方天气虽冷,但是有暖气,南方阴冷,住的酒店还没暖气,因为怕空气流通导致感染,中央空调也没开,度过了一段很难熬的日子。然而最难受的还是心理上的,每天面对各种各样的患者,回到酒店后又处于隔离状态,很封闭。好在我们这个小团队很温暖,我们这些医生大多是七零八零后,护士大多是八零九零后,虽然来自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医院,大家相互关照,配合越来越默契,结下了生死友谊。

  您在武汉奋战了整整50天,在这期间您和家人、同事、朋友是怎么联系的,其中又有怎样的故事。

在住地酒店和家人视频连线

  马楠:从医院回到酒店,孤单单一个人,难免寂寞,除了读书、看电视放松一下外,最大的快乐就是和家人的手机视频通话。爱人接起了照管孩子的责任,督促学习、做饭做菜,还要忙着自己单位的工作和防疫任务。就在我快要回来的前几天,他给我写来了一段话:“50多天来,我的心被你从渤海之滨带到了汉江之畔,全市人民的目光也聚焦到了英雄之城,你为国家舍生忘死,我守小家等你归来,我们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贡献着力量,诠释着忠诚与担当。”这话好像说得很大,但此时此刻感觉是真实的。我的妈妈和婆婆轮流到我家去帮忙照看孩子。儿子呢,好像比以前更懂事了,在学校最近的“停课不停学”线上学习活动中获得了荣誉奖状。在我刚去武汉和快要回来的时候两次给我写信,说他为我感到骄傲和自豪,还自己画了画、配了音要送我当礼物。

  在武汉期间,经常有同学和朋友打电话或者发微信问候,他们直接称呼我为“英雄”。我想说,我不是英雄,就是一个普通的医生,来武汉之前我也会害怕,但我依然会选择来这里。三八妇女节我收到了好多的礼物。市里、我们所在的单位和党组织多次给我发来慰问信,还给我们家送去水果、蔬菜等,让我家的生活有充足的保障。

  当我们大多数人都猫在家里防疫的时候,你们驰援武汉,被大家称为最美逆行者。记得武汉还为医护人员制作了32张感恩海报,很多媒体还一个省一个省列出完整的援鄂人员名单。你们是在什么情况下返回大连的,返回时受到了什么样的欢迎,现在情况怎样?

  马楠:3月中旬开始,武汉新增确诊病例持续下降到十位数然后个位数,我就感觉离胜利越来越近了。我所在的病区到3月28号患者已经全部清零,当天就关舱了,还有很多病区也先后关舱了,这样我们大连的第二批第三批合计529人就在30号乘飞机返回大连。当然,医院还有少量病区特别是危重症病区有患者,一些医疗队继续坚守在那里。

宣传海报脸上的压痕清晰可见

  说到海报,我们每个医护人员还有自己的海报呢。有一天我们病区安排大家拍照片,当时我刚从隔离区脱下防护服出来,后来听说这个头像海报,在大连到处都有,包括贴在地铁站、各小区,还有电视台和户外大屏播放。早知道曝光率这么高,说啥当时都得冲洗一下、吹吹头发、换件衣服啊。

  我们要离开的前一天,武汉方面在雷神山医院为我们送行,大巴慢慢开出,沿途有很多市民在家中的阳台上朝我们挥手致意,喊着:“谢谢你们,为我们拼过命!”他们也希望以后多回去看看,并表示一定会热情地接待我们。这次救治行动感动了他们,他们同样感动着我们。武汉人民做出了多大的牺牲,才让我们能够在较短的时间里控制了疫情的蔓延。要离开武汉,百感交集,既有回家的激动,也有对那里的不舍,武汉即将恢复正常秩序,我想对自己说:不辱使命,青春无悔!

儿子在小区里妈妈的宣传海报前

  回到大连,我们同样受到了隆重的欢迎。巨大的欢迎条幅,一字排开的引导警车,整齐划一的敬礼,如同欢迎英雄凯旋归来一样。想想,我只是尽了一名医生的职责,却得到了社会各界太多的关注。到了大连,我们严格按照规定要求隔离两周,我们的大巴开往金石滩——大连一个有名的旅游度假区里的酒店。在这里我们还是一人一个房间,14天的完全食谱也列出来了。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面朝着大海,我可以好好地读两本书,暂停一下工作,思考一下人生。正好也有时间跟您畅聊在武汉的那段难忘经历。对了,离开我的大宝很久了,很想念他,但为了安全,没让他来机场,我们约定他在椒金山隧道出口等着,大巴经过的时候我们相互招手。再过几天,又能和我的大宝在一起了!

雷神山医院纪念章

  在中国疫情开始暴发的时候,包括日本在内的国际社会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山川异域 风月同天”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着。您对日本有了解吗?现在欧美国家的疫情比较严重,中国向一百多个国家提供了医疗物资援助,还向一些国家还派去了专家医疗队。面对现在疫情,您有什么想说的。

  马楠:日本是我们的近邻,大连和日本来往很密切。我和大宝很喜欢日本的动画片,像《哆啦A梦》《千与千寻》。在大连我们经常去一家日本料理店,那里的日本大姐人非常好。这次日本给了我们很多的支持,特别是看到松山芭蕾舞团的团员们一起喊出了“武汉加油!中国加油!人类加油!”时,我忍不住留下了眼泪。病毒不分种族,没有国界,全世界的人只有团结起来互相支持、一起抗疫,我们才能更快地遏制病毒。我们A13病区的战友们在武汉时就说:这个群永不解散,如果国家需要,我们还将一起上阵。我们四院的10个人也写下了:愿在国家和世界危难时刻冲锋在前,若有战,召必回。

  这次突发的疫情打乱了所有人的正常生活,只要大家齐心协力、科学防治,其他国家的疫情也会像中国一样能够尽快得到控制,我们就能重新开启我们的正常工作和生活,到那时您就可以带着您的儿子去各地旅游了。

  马楠:很喜欢一张感恩海报上说的:“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盼望着那一天早点到来。我和我的战友们已经约定,明年这个时候我们要去武汉看樱花、吃热干面,那是我们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一省包一市”

  这次疫情湖北特别是省会武汉最为严重。为更好地做好救治,国家及全国其他省市区派出了医疗队重点支援武汉,并对口支援湖北的16个地市,形成“一省包一市”。辽宁省前后派出11批共2054人,援助武汉和襄阳,累计救治新冠肺炎患者3070人。在襄阳,整建制接管3个市属医院和4个县定点医院的16个病区,累计收治患者394人,救治的患者中重症、危重症比例近30%。

 

  王汉平  人民中国杂志社副社长

  照片提供:马楠

分享到:
下一篇 责任编辑:

微信关注 今日中国

微信号

1234566789

微博关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国杂志版权所有 | 京ICP备:0600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