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刊特稿

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目标更加明确

2021-01-08 09:56:00 【关闭】 【打印】

   2020年12月12日,在《巴黎协定》达成5周年之际,国际社会为了提振合作应对气候变化的信心与雄心,举办了2020气候雄心峰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会上对未来全球气候治理提出了三点倡议,并宣示了提高中国国家自主贡献的四项新举措。这意味着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目标更加明确。

  积极参与全球气候变化治理

  应对气候变化是人类面临的全球性问题。正因如此,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一直积极参与全球的气候治理。从《京都议定书》(下称《议定书》)到《哥本哈根协议》,再到《巴黎协定》,中国以实际行动践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 

  1997年拟定的《京都议定书》是全球第一份有法律约束力的气候文件,于2005年生效。中国政府在1998年5月签署并于2002年8月核准了该《议定书》。 

  《议定书》根据“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规定了发达国家有强制减排温室气体的义务。尽管在《议定书》中,发展中国家并没有这一强制义务,但是中国政府早已认识到环境问题的重要性,并采取了一系列有利于减缓温室气体排放的政策措施。其中包括:制定和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将应对气候变化作为可持续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促进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利用,开展大规模植树造林活动等。中国的主动作为为缓解和适应气候变化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当然,全球携手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也遭遇了坎坷。2009年,在丹麦哥本哈根举行的气候大会,由于一些发达国家的抵制,因此相关文件的效力受到削弱。《哥本哈根协议》虽再次阐明全人类共同应对气候变化的目标,却没有了法律约束力。 

航拍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分乡镇百里荒风电项目呈现的山乡风景如画

 

  尽管如此,中国政府在2009年《哥本哈根协议》后就明确了2020年减排方案,承诺将在2020年前实现碳强度相比于2005年水平降低40%至45%的目标。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召开的中共十八大,将“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绿色发展理念得以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全面贯彻,中国由此采取了更为严格的碳减排政策。2015年,由英国外交部发起,中国、美国、英国和印度4国科学家联合完成的气候变化风险评估报告指出,经过一系列努力,中国碳排放量增速延续了2005年之后的下降趋势。截至2014年底,中国碳排放量增速已接近于零,碳强度相比于2005年下降了33%。报告对中国的减排成效予以了积极评价。 

  2015年12月,巴黎气候大会上通过的《巴黎协定》再次让人们看到携手应对全球气候变化问题的曙光。这份在全球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气候协议,为2020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作出安排,于2016年11月4日正式生效。中国在提交的国家自主贡献文件中提出,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将于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并争取尽早达峰,到203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到65%。 

  为此,中国在“十三五”期间全面开展污染防治攻坚战,并确定了生态环境领域9项约束性指标。2019年11月27日,中国生态环境部发布的《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与行动2019年度报告》指出,“2018年全国碳排放强度比2005年累计下降45.8%,保持了持续下降”。生态环境部副部长赵英民对此表示,这个数字已经提前达到了2020年碳排放强度比2005年下降40%至45%的国际承诺。而从目前进展情况看,到2020年年底,“十三五”生态环境保护规划确定的各项目标任务将全面完成。 

  应对气候变化的路径更加明确

  中国是全球环境治理的坚定支持者,也是落实《巴黎协定》的积极践行者。早在2020年9月,中国已经宣布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力争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在此次气候雄心峰会上,习近平主席进一步宣布:到2030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25%左右,森林蓄积量将比2005年增加60亿立方米,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对此高度评价称,习近平主席的重要讲话为摆脱全球气候治理困境指明了出路,有力提升了国际社会合作应对气候变化的信心与雄心,更有力凝聚了国际社会应对气候变化的共识与团结。 

  赵英民表示,此次中国进一步阐述了实现2030年和2060年目标愿景的具体细化措施,使碳达峰和碳中和的路径更加清晰明确,必将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注入强劲动力。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表示,中国承诺努力争取在2030年前“碳排放”达到峰值和2060年前达到“碳中和”的目标,充分彰显了中国全面落实《巴黎协定》的大国担当。而4条新举措为完善国际气候治理体系贡献了中国方案,其中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25%左右,无疑是实现目标的重要途径之一。 

  来自国家发展改革委和生态环境部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非化石能源占能源消费比重达15.3%,提前一年完成“十三五”规划目标。2019年中国非化石能源增量占到一次能源消费增量的40%,较“十二五”期间上升14个百分点。中国的能源结构进一步清洁化低碳化。 

  在林伯强看来,尽管中国的非化石能源占能源消费比重已达15.3%,但如果对标25%的目标,中国必须要以更大力度推动能源结构低碳转型。一方面,采取更加严格的措施控制化石能源消费,特别是严格控制煤炭消费,合理控制煤电发展规模,加大散煤治理力度;另一方面,以更大力度推动非化石能源,特别是可再生能源尤其是风电和光伏产业的发展。 

  25%的目标如何实现

  在三峡集团福建福清兴化湾二期海上风电场,中国首台10兆瓦海上风电机组已经稳定运行了5个月,累计发电1300万千瓦时。这台机组于2020年7月成功并网发电,是目前中国自主研发的单机容量亚太地区最大、全球第二大的海上风电机组,刷新了中国海上风电单机容量新纪录。三峡集团福建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与火电相比,该机组每年可为国家节约标准煤43万吨,减少二氧化碳和二氧化硫排放量75万吨。 

  而在内蒙古库布其沙漠,这里有全国最大的沙漠集中式光伏发电基地达拉特光伏发电基地。该基地规划总规模200万千瓦,基地一期规划50万千瓦项目于2018年12月10日实现一次性全容量并网,二期规划50万千瓦项目于2019年10月12日开工建设,目前项目已具备并网发电条件,正在加紧推进电力送出工程。据项目相关负责人介绍,项目全部建成后,年发电量达40亿度,实现产值超15亿元。同时,可有效治沙12万亩,年减排二氧化碳320万吨、粉尘70万吨。 

  这些只是中国推动非化石能源发展的缩影。据统计,“十三五”期间,中国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达到2.5万亿元人民币。中国可再生能源领域专利数、投资、装机和发电量连续多年稳居全球第一,可再生能源投资已经连续五年超过1000亿美元,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约占全球的30%。这为未来10年实现非化石能源占能源消费比重25%的目标打下了坚实基础。 

  林伯强认为,在主要的可再生能源中,水电的发展潜力有限;核电则是建设周期长、安全系数要求高;因此,大力发展风能和光伏产业将是提高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的重要举措。 

  以光伏产业为例,截至2019年底,中国光伏电网装机累计达204.3GW,连续五年居全球首位。2020年以来,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中国光伏市场仍保持了相对稳定的发展态势。上半年全国新增光伏装机达到了11.5GW,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产业规模还在持续增长。 

  “虽然中国光伏市场在过去10年实现了高速发展,但是风电光伏发电量在全国总发电量当中占比仍然较低,仅占3.9%,还有较大上升空间。”林伯强说。 

  与此同时,全球光伏产业发展前景广阔,而中国处于光伏产能制造业的前端,已经形成全球最完善的光伏产业链,占全球光伏供应能力的80%以上。根据国际能源署近日发布的《世界能源展望2020》显示,随着成本持续下降,光伏将成为未来电力增长的主要推动力。 

  林伯强建议,国家要继续出台相关政策支持风能和光伏产业发展,同时,各地方和企业要继续将风能和光伏产业链做大做强。中国需从“十四五”规划开始布局,在未来40年的各个五年规划中提出阶段性的减排目标,并配以相应的政策支持。 

  事实上,中国已将“推动绿色发展”作为“十四五”规划的主要内容之一,并提出加快推动绿色低碳发展、推动能源清洁低碳安全高效利用、降低碳排放强度,支持有条件的地方率先达到碳排放峰值,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等建议。 

  相关部门已经有所行动。生态环境部应对气候变化司司长李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将提出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降低目标,作为约束性指标纳入“十四五”规划纲要,分解到地方加以落实,并强化监督考核。同时,生态环境部将会同有关部门制定并实施二氧化碳排放达峰行动计划,在“十四五”“十五五”期间持续实施。 

  “中国未来40年内达到‘碳中和’,对经济发展来说是挑战和机遇并存。而推动非化石能源占能源消费比重进一步提升,是加快中国能源结构调整的需要,更是中国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林伯强说。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 责任编辑:

微信关注 今日中国

微信号

1234566789

微博关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国杂志版权所有 | 京ICP备:0600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