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本刊特稿

细数故宫“守门人”

2020-09-09 14:55:00 【关闭】 【打印】
  从皇权象征的紫禁城到普通百姓皆可参观游览的故宫博物院,这不仅仅是名称的改变,故宫默默地见证记录着中国走向民主共和的艰难历程以及无数先贤为保护传承中华民族文化遗产做出的卓绝贡献。这其中,故宫的每一任院长都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故宫太和殿 图/胡 键

  步履蹒跚“第一任”

 

  1924年11月 5日下午3时,5辆汽车护送着溥仪及其妻妾由神武门离开皇宫迁居后海甘水桥醇王府。自此,属于清王朝的紫禁城正式成为历史。然而末代皇帝的黯然退场并没有让故宫归于宁静,无数“无主”的奇珍异宝让各方势力觊觎追逐。如何保住这些属于全民族的瑰宝,要从力排众议、主张建立故宫博物院的李煜瀛说起。 

 

  溥仪搬出紫禁城的具体事项由京畿卫戍司令鹿钟麟、京师警察总监张璧与国民代表李煜瀛负责执行。在清室希望收拾物品完毕之后再搬出宫禁的要求提出后,李煜瀛正色道:“物品不必收拾,有关历史文化之物品,以不搬走为是。因系国宝,不宜归一人一姓,你们今天出去后,只将无职守的太监开去,各宫殿仍旧归原看守人看守,并加封条,以专责成。”这就为保存历史文物,成立故宫博物院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溥仪出宫之后,载沣及内务府大臣绍英等仍不死心,又向国民军方面要求发还私产。为了尽快接收故宫,杜绝清室觊觎之心,由政府9人和清室5人共同组成“办理清室善后委员会”迅速成立,李煜瀛任委员长,共计15人,着手点查清宫物品,筹备建立博物馆。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规模庞大、品种繁杂的清宫物品点查工作基本完成。善后委员会陆续编辑出版了28巨册《故宫物品点查报告》,共计117万件文物,完全向社会公布,自觉接受民众监督。 

 

  1925年10月10日,故宫博物院成立。李煜瀛可以说是故宫博物院第一任“名誉院长”,他抓住时机创立故宫博物院,让中国博物馆事业由此向正轨化发展。 

 

  而故宫博物院的开设,是民主革命的又一个胜利,也是中国社会发生历史性巨变的鲜明标志。它不仅仅是一座博物馆,更象征着封建帝制彻底结束,皇家的权威和尊严被彻底摧毁,民主共和的理念进一步深入人心。 

 

  国宝南迁“守护者”

 

  “九一八事变”后,故宫博物院中的无数珍宝被迫南迁。故宫文物历经16载,跨越两万里,重返故都时再次清点,几乎无一损毁、遗失的事迹,被称为世界文化史上的奇迹。而主持和参与故宫文物迁移的两任院长,便是易培基和马衡。为了保护中华文化命脉,两位院长以及无数故宫博物院的文物工作者都做出了卓绝贡献。 

 

  易培基是故宫博物院的首任院长。在故宫文物危如累卵之际,易培基等有识之士未雨绸缪,提议将故宫文物南迁,以策安全。 

 

  “故宫人打包就花了半年,文物包装至少有四层:纸、棉花、稻草、木箱……保证不论翻车、进水,损失微乎其微。” 记述这段文物“南迁”史的大型报告文学《承载》一书中这样写道。 

 

  直至1933年2月5日晚,故宫博物院第一批文物自太和门搬出,经过午门,直向北平火车西站而去。故宫国宝从此暌别帝王居所,开始艰辛坎坷的旅程。而守护国宝一路颠沛流离的故宫人,亦谱写着一幕幕感人的故事。在《国家宝藏》第一期的节目中,梁家三代故宫人守护石鼓的故事,就是其中之一。 

 

  故宫博物院的第二任院长马衡先生,也是全程参与国宝迁移与归京的许多故宫人之一。时任古物馆副馆长的马衡亲自督导数量最巨大的一批故宫文物(共计4635箱余)转运到上海,保障了国宝的安全。抗战期间,他主持故宫博物院西迁文物的维护工作。抗战胜利后,主持故宫博物院复原与西迁文物东归南京的工作。北平解放前夕,为确保故宫建筑与文物的安全,他坚守院长岗位,并与社会名流呼吁国民党当局避免战火,保护北平文化古城,并在北平解放后继续留任故宫博物院院长直至1952年。 

 

  在这场惊心动魄的南迁中,故宫文物承载了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飞驰的列车、远航的江轮和翻山越岭的汽车,承载了故宫的万箱国宝,故宫人则承载了中国知识分子的文化使命。 

 

  故宫新生“看门人”

 

  历经了朝代更迭和战火纷飞的故宫,随着新中国的成立获得了新生。从新中国成立之初留任的马衡,到在任时间最长的吴仲超,再到张忠培、郑欣淼、单霁翔,以及现任王旭东,每位故宫博物院院长都在不断推动故宫文物保护、创新发展的前进步伐。 

 

  吴仲超基于综合型古代艺术博物馆的性质,对不适应博物馆事业发展的组织机构进行了调整,对故宫的文物保管、陈列展览、学术研究等工作起到了较大的推动作用;张忠培将宫廷历史、宫殿建筑、古代艺术作为构成故宫博物院特色的三项重要内容,明确了博物院的发展方向;吕济民强调中国博物馆与国际接轨就必须全面实施收藏、研究和教育三项职能,承担多方面的社会任务;郑欣淼在任10年做了大量实事,如清点全部文物,清退盘踞在故宫内的其他单位等;单霁翔接任故宫后,故宫开放面积由2014年的52%,达到现今的80%以上,8%的文物向公众展出;最新接任的王旭东,曾任敦煌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带着“要让文物活起来,保护是基础、研究是核心、传承弘扬是目的”的信念,他将为600岁的故宫带来更多变化…… 

 

  2012年起,故宫几乎每年都有新开放的区域。2012年4月25日,皇极殿重新向公众开放;2013年4月29日,文华殿区域文渊阁以原状陈列方式对公众开放;2016年9月29日,故宫博物院正式新开放西部断虹桥至慈宁宫区域,并将二者的南北通道打开;2019年元宵节前夕,故宫宣布节日期间开放夜场,这在故宫博物院成立94年来还是首次…… 

 

  “以前暑假到博物馆,会被同学们说老土;现在故宫门票一票难求,逛故宫洋气着呢!”来自湖南的大学生小严的话道出了许多逛故宫的年轻人的心声。如今在天南海北的游客中,既有文史爱好者,又有文创爱好者,还有看过《我在故宫修文物》来“追星”王津师傅的,也有单纯想来故宫“撸猫”的…… 

 

  在一代又一代故宫人的努力下,故宫变得越来越年轻、时尚、有人情味。 

 

  从前我们提到故宫,是紫禁城,是世界文化遗产,是多少楼台烟雨中的高冷肃穆。而今,《我在故宫修文物》《国家宝藏》《上新了·故宫》等豆瓣高分综艺以及“故宫淘宝”“故宫文创”“朕的心意”等衍生产品,让传统文化IP化、IP人格化,实实在在贴近了年轻一代,让故宫更加的“接地气”了。卖得一手好萌的故宫文创产品,正在以更百变的形象、更活泼的姿态将古老的历史融入当代人的生活之中,让传统文化进行了当代转化和创新传播。 

 

   作为保护和传承人类文明的重要殿堂,故宫连接着过去与现在,更将带着中国的文化自信走向未来。 

 

分享到:
下一篇 责任编辑:

微信关注 今日中国

微信号

1234566789

微博关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国杂志版权所有 | 京ICP备:0600000号